香港马会资料

您的位置: 主页 > 水电工程 > 这段时间的香港一直被颈椎折磨着

这段时间的香港一直被颈椎折磨着

2017-09-10 12:22
 
 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总不能静下心来写篇日志,心里有好多想要说出来,可是当敲着键盘的时候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,折磨了快一个月了,心里的烦闷和疼痛的折磨让我变得暴躁,总是发着无名火。吃药,理疗,牵引,这些现在都发生在我身上,每天去医院做这些,想想心里就发怵。
  
  一直以为自己身体好,所以当自己感到不适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放在心上。刚开始脖子有点酸痛的时候以为只是晚上整夜开空调的缘故,没有当回事。慢慢的,疼痛越来越厉害,一天一天挨过去,肩膀也疼了,左胳膊开始麻木。可是当我告诉老公的时候,他说我:“你的身体一直这么好,自己在家上上热敷就好了。”什么人嘛,一点也不知道体谅。我去诊所做推拿,做了几天的推拿,疼痛不但没有减轻,胸口又开始疼了,晚上睡觉不敢翻身,稍微一动,脖子,肩膀,胸口就剧烈地疼。那天想去上班的,可是胸口和肩膀疼的起不了床了,由于头天晚上刚跟老公吵完架,我没有理他,给我姨打了电话,要去医院。我跟老公的事情从来不跟我姨说的,她以为老公不在家,说陪我去医院,要我在家等她。
  
  挣扎着起床,看看熟睡的老公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委屈的。一会,我姨在楼下按门铃,我擦擦泪水,不能让姨看到我哭过,下楼去了医院。片子拍出来了,CT也做了,颈椎间盘突出引发的肩周炎,胸椎炎,由于拖的时间太久了,必须住院治疗。我给老公打了电话,把医生的话告诉了他,老公才意识到我是真的。
  香港
  老公开始去医院找熟人,开始在医院里为我的治疗奔走,早干嘛去了。
  
  一切手续办完,开始治疗。先做牵引,坐在椅子上,把一种套子套在下巴上,按下电源就开始了。做牵引的时候一动也不能动,整个身子坐的直直的。由于是第一次做牵引,所以医生用的重量小一点,慢慢再加大,整个牵引要20分钟。
  
  牵引完了,电疗,就是把两片电磁放在后背,平躺在床上,按下仪器按钮,用电流和电磁导入背部,减轻疼痛。做两次,一次20分钟。
  
  牵引和电疗做完以后,我看到医生开来了针药。天哪,要打针?我从小就怕针。我问医生:“不打可以吗?”医生说这个针是止疼的,必须打。我以为是打屁股呢,打就打嘛。当我刚要做准备的时候,医生说打脖子。我看着老公:“要打脖子,怎么办?”老公看也不看我,一直在配合着医生,什么人嘛。
  
  看着药瓶被打开,看着医生给针管消毒,我的心揪的紧紧的。医生命令我趴在床上,两个护士走过来,一个按住我的头,一个按住我的背部,我被死死地摁到在床上。我什么也看不到,只能用两只手去抓,可是老公根本不理会我,不去碰我的手。我猛地抬起头,看着老公:“要打脖子,好疼的。”老公看看我:“一点都不疼,听话。”什么呀,又不是打你的脖子,你当然不疼了。医生命令我不要动,护士又按住了我。他们撩起了我的头发,往我的脖子上擦着消毒药水,冰凉的药水让我恐惧,没有人来帮我。我的手拼命地向前伸,不知道是谁把我的手挡了回来,医生怒道:“不要动,在给打针的地方做标记。”只感觉到那个可恶的医生在这里点一下,那里点一下,究竟做了几个我也不清楚,只希望赶快结束。
  
  感觉到医生拿起了针,要扎了,我的眼泪流下来了,可是我趴着头呢,没有人会看到。第一针扎了下去,感觉到药水在慢慢往里推,好疼,我的眼泪一直在流,我希望老公能走过来,可是老公一直没有动,可恶的冷血动物。药水推得好慢,疼痛一阵一阵袭来,我坚持着。第一针终于完了,又开始的第二针,第三针.....足足扎了六针,终于听到医生说打完了,可是还是要趴着不能动。我抬起头,眼泪巴巴地看着老公,他看着我的样子:“这么大人了,怎么还像个孩子。”哼,给你扎一针试试。
  
  医生在我的脖子上缠了厚厚的胶带,让护士按十分钟。我像个机器人给他们折腾着,我感觉到我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,可恶的颈椎,让我遭受这些。
  
  几天过去了,打针时的恐惧还缠着我,我是怕了,再也不想打针了。
  
  脖子还在疼,不能久坐,就此搁笔~~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从来没有感受资料那独特的气味
浙江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:浙江杭州市瓯海新桥8团6幢321 香港马会资料